河輋门户网站
河輋门户网站>科技 >任正非对话全球杰出人工智能专家:我不担心出现强大的对手

三个月前,华为创始人任郑飞在深圳与这家美国科技巨头交谈。当时,就在美国封锁一个月后,风很大,海浪汹涌。任郑飞通过媒体采访、跨境对话和其他与世界交流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华为将对话正式命名为“与任正非共进咖啡”,这也符合华为内部的“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”,喝咖啡与思考碰撞,让世界各界以开放的态度更好地了解华为。

现在9月26日,任郑飞的“咖啡角”开启了该系列的第二轮,这次以人工智能为主题。

除了任郑飞,还有三位客人,即:

杰瑞·卡普兰;世界顶级计算机科学家、人工智能专家和未来学家;

英国皇家工程学院院士,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,前首席技术官彼得·科克伦;英国电信;

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。

其中,杰瑞·卡普兰(jerry kaplan)被称为“平板电脑之父”,是硅谷传奇中的连续企业家,写过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书籍。畅销书《人类需求不适用:艺术智能时代的财富和工作指南》获得了《经济学人》年度图书的称号。

彼得·科克伦是人工智能教授。他认为机器超越人类智能的关键仅仅在于网络传感器的数量。根据他的预测,在2020年之前,世界上将会有大量的超级人工智能。到2030年,人脑和机器之间的竞争将会“解决”。

有些人可能认为,任郑飞频繁露面是因为华为正面临许多困难。然而,在21位技术记者的眼中,任郑飞已经变得很正常,他走向了前线。华为变得越来越开放,信息变得越来越透明。这也是现代企业对公众的正常态度。

华为不是上市公司,但要成长为如此大的全球性公司,还需要企业领导人向社会报告信息,并与世界分享管理和资本信息。作为一个现代企业,更有必要通过权威渠道说话。咖啡角对话也为华为创造了站在辩论桌上与世界对话的机会。

然而,出于历史和工业原因,华为仍然非常神秘。

公司在外界的管理形象,既丰富又模糊,就像一幅中国山水画,外国游客自然更无法理解。我不知道哪个场景是主角。当我看到这幅画是一座山时,对方回答说那不是山,而是一个江湖。参观者更加困惑。他们把它看作一座山和一座山峰。你怎么想呢?

今年华为面临着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打击和阻挠。美国很少利用其国家机器从政治、公众舆论、技术和商业方面从空中、海上和陆地打击一家公司。

尽管美国之前没有停止质疑和审查华为,但今年的制裁和之前的案例规模不同。过去,华为的规模没有那么大,美国企业甚至更强大,而一些小企业受到美国的打击,可能每个人都不在乎。现在,美国和华为正处于生死搏斗中。

华为还透露了其在5g、终端操作系统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军备和实力。任郑飞一再表示,5g不会受到影响,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需要时间,人工智能被视为华为的下一个攀登高峰。

任郑飞第二次“咖啡对话”采访

华为将如何攀登?让我们读读任郑飞与人工智能学者的谈话:

主持人:今天对话的嘉宾是华为总裁兼创始人任郑飞、杰瑞·卡普兰、彼得·科克伦,最后是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。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创新。未来会有哪些创新技术?请欢迎任局长。

任郑飞:今天,人类社会正处于电子信息技术爆炸的前夕。在这个时候,人工智能可能会被大规模使用,但是我们不清楚它在促进社会发展方面的作用。在未来的20-30年里,电子信息技术将会有所突破。

人工智能为社会创造了更多财富。人工智能将影响和塑造一个国家的核心变量,我们将把这些变量转化为国家的发展动力。我认为这个时代的到来会给社会带来繁荣。我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时代。技术人员只需要接受中等教育,而人工智能时代需要增加对基础教育的投资。在我看来,人工智能时代可以给人们更多的机会,创造更多的财富和机会。

杰瑞·卡普兰:我认为仁总是像莎士比亚一样。我不认为人工智能有魔力。我们可以通过参考以前自动化的发展来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。过去,科学发展比现在快。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重大的技术发展。任将军是对的。人工智能的时代是光明的。

彼得·科伦:我认为人工智能将主宰世界,人工智能将最终决定谁将主宰世界。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可持续的社会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我们需要进行彻底的变革,包括生物技术、纳米技术、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技术。只有综合应用才能创造未来。我们需要使用多种技术,不能消耗更多的石油和能源。地球的未来是可持续的。我们需要为更多的人提供产品和可持续的生态系统。

主持人:你为什么对华为的新技术如此不信任?

任郑飞:纺织机械的出现并没有剥夺纺织工人的能力,而是提高了纺织工业的水平。当火车出现时,许多人认为它是鬼。人工智能是豆芽的诞生。人们现在担心人工智能。5g本身是支持列车运行的工具和基础。现在人们也在争论5g。因此,人们应该容忍新事物,允许对陌生形象的歧视。

主持人:你对华为5g的不信任感到失望吗?

任·郑飞: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后它会被信任的。我认为世界给了华为很多机会,我很满意。

张文林:我们现在看到的不信任主要来自不了解5g的人。现在了解5g运营商,非常信任我们,我们的业务发展很好。

主持人:任局长,你说你可以授权西方公司使用5g技术。到目前为止,你收到任何回复了吗?

任·郑飞:我们只授权一家公司。我认为这是一家美国公司。我们只向美国公司出口,这些公司可以一起参与全球竞争。我们希望给世界同样的起点。5g是儿科医生的事情。人工智能是未来的产业。我们不想再看到为人类提供服务的人工智能实体列表。

彼得·科伦:我认为现在对5g的恐惧被扭曲了。整个社会都不信任。这是一个政治问题。原因不在于技术和使用技术的人。事实上,3g和4g也有这种现象,但现在社交媒体放大了这种恐惧。例如,大量社交媒体信息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现。目前,没有证据证明这些技术问题。因此,行业需要畅所欲言。

主持人:西方公司的授权内容是什么?

任郑飞:首先,专利是公平和无歧视地授予的。然后,硬件技术,包括芯片设计,也可以被授权。我们希望在新的起点上参与,包括欧洲、美国和韩国。我们有信心赢得这场比赛。

我并不担心出现一个强大的对手来击败华为。我认为这不是威胁,而是刺激。

彼得·科伦:我认为技术、5g和互联网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它们。5g是一个巨大的驱动因素,可以给医疗和物流行业带来巨大的推动力。如果一个新的非常成功的公司能够出现,这一切都来自巨大的研发优势。如果我们要在全球范围内快速部署5g,这将需要许多公司的努力。当5g进入完全部署阶段时,将会容易得多。我们都需要改变做事的方式。

主持人:无后门协议的最新发展?

任郑飞:30多年来已经证明我们没有恶意。并非所有设备制造商都像华为一样接受了严格的体检。我们有信心为所有国家签署不带后门的协议。我们正在投入大量研发资金,以确保该设备符合欧洲gtpr隐私保护协议。与此同时,我们正在追求极其简化的设备,以追求更好的设备应用。我们已经向所有国家承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。

主持人:如果国家设置技术壁垒,会发生什么?

彼得·科伦:我认为这对地球来说是完全不可持续的。在整个科学技术领域,我们在研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。如果不能普及,那将是人类的巨大损失。如果一项技术只能应用于一小部分人,那么收益将非常小。有这么多领域,没有人能单独做好工作。没有人能脱离全球市场。

主持人:在多大程度上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?

任郑飞:通信行业的3g 3标准和4g 2标准。每个人都认为这会带来高成本,所以5g只有一个标准。许多科学家正在讨论5g如何实现人类社会的全面连接。我的态度是,当美国公司愿意提供备件时,我们会购买它们,我们不会完全自力更生。我们的长期理想是融入这个社会。因此,我们完全欢迎美国社会的不断变化和供应的恢复。全球化的目的是充分利用资源,造福70亿人。因此,它不应该被分成块。

主持人:让我们再谈谈鸿蒙。

任郑飞:鸿蒙系统是7、8年前为工业互联网而开发的,其最大表现就是低延时。鸿蒙为终端提供服务,我们仍在努力。美国gms对我们不开放,那么我们将继续努力工作。

主持人:彼得,你觉得怎么样?

彼得·科伦:我们必须看不同的场景。从工程的角度来看,我们必须认识到华为不仅受到影响,它不是由技术和人造成的,也是由政治造成的,这听起来很荒谬。希望5g不会出现这种现象。

主持人:如果真的发生脱钩,世界上有两个系统。谁会赢?

彼得·科伦:我认为将会是中国和它的客户。你知道,美国的人口没有那么多。

张文林:哪个系统更开放,哪个会赢。在3g阶段,我们经历了这一点。我们坚信拥抱世界、开放创新、合作共赢。

任郑飞:我认为世界上不应该有两种生态。两国科学家将相互交流。我们都会看到科学家发表的论文,这些论文也会对我们的科学技术产生影响。现在,美国仍然是最强大的国家。如果美国的好东西不卖,它们怎么会变得繁荣和强大?因此,发展中国家如果得不到供应,就会寻找替代方案。科学技术不能占领全球市场,那么它就会萎缩。我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再次谈论“脱钩”是不现实的。

主持人:彼得,你觉得怎么样?

彼得·科伦:在历史上,我们从未见过成功的孤立案例。我认为任先生是对的。

主持人:中国人似乎更愿意分享他们的数据。这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有重要影响吗?

张文林:数据对人工智能很重要,但没那么重要。数据是区域性的,每个区域的数据是不同的,并且具有不同的值。许多技术刚刚开始人工智能。我们认为,目前,基础设施对人工智能至关重要,而数据排在第二位。

主持人:中国更愿意分享数据和技术,而西方注重隐私保护。您认为这种情况会对数据创新产生影响吗?

任郑飞:我认为不同国家之间在数据和隐私保护方面有很大差异。隐私保护应该有利于社会进步。过多的保护会损害社会发展。例如,10年前,深圳用摩托车抢女孩的包,但去年没有这样的事件。这实际上是被监控的个人行为数据。警方不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这些数据,而是使用这些数据来改善社会保障。我认为这很好。主权国家有权使用数据来管理社会。

彼得·科伦:例如,我在英国有一个案子。如果我在中国生病,中国就不能接我的案子。如果我生病了,我愿意提供我的个人信息,让医生诊断我的疾病。因此,我更重视个人隐私是否能为我个人提供更多的便利。

杰里·卡普兰:中国不同于美国。人工智能需要大量数据。中国有数据,所以中国可以更好地应用人工智能。

张文林:我想补充一点,并非所有的数据都可以用于人工智能的开发。我们只需要得到一些有用的数据。现在,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必须重视保护数据隐私和尊重个人。

任郑飞:我认为中国应该制定隐私保护法,并且非常严格。近年来,在中国也出现了转售数据的现象。例如,病人的电话号码已经被重新拨打。中国应该严厉惩罚数据被窃取和出售的现象。我们始终支持欧洲gtbr系统,以提供更好的产品。同时,我也希望我国能够在数据管理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。

我认为整个社会应该容忍新技术,因为没有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,就不会有发明和发明。只有发明创造出来后,我们才能慢慢意识到它们是否对人类有益。特别是,需要时间来证明基因技术的出现在未来对人类是有利还是不利。我们应该更加宽容,不要总是阻碍人工智能的进步,新技术总是突破传统。正如我们公司在中国经济刚刚开放的时候成长一样,我们一步一步地宽容和发展。我们每年对世界的贡献是200亿美元的税收。

张文林:对于科技公司来说,他们不应该利用自己的科技知识来剥夺用户的选择权。相反,他们应该让用户明白这是什么技术,并把选择权留给用户。

任郑飞:我认为中国应该把重点放在基础教育上,让基础技术和世界有同样的能力。中国的科技突破需要领军人物。对我们来说,时代给了我们新的要求和机遇。我们是一家基于全球化的公司。我们公司有3万多名外籍员工和7万至8万名研发人员。他们结合起来形成新的机会。在新技术中,我们想为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。我们不寻求财务报表。

主持人:你对未来的技术有什么看法?

杰瑞·卡普兰:我认为“增强现实”技术有很大的影响。它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。5g和ai技术将产生进一步的影响。

彼得·科克伦(Peter Koklen):“量子计算”将改变通讯、基因组成等难题。

彼得·科伦:上周有一篇论文说他已经获得了量子计算的霸权。文章说,一旦获得量子计算,许多根深蒂固的问题,如蛋白质、基因组成和通讯问题,都可以成功地解决。它能解决目前98%的问题,会影响社会各界,很难做定量评价。

主持人:你打算让工程师做什么?什么是秘密的黑色技术?

任·郑飞:我不知道下一个时代会是什么样子。我认为每项技术都会突破,但我不知道各种技术与社会的交汇会是什么样子。我们希望华为能在这个社会中找到一个位置,比如处理分布式数据流等。这条河和电影《2012》一样汹涌。在这个洪流中,我们的5g技术可以继续发展。

6g技术与5g技术并行。6g主要是毫米波。华为将其大规模投入使用还为时过早。

张文林:我和仁宗有相同的想法,但是表达方式不同。我认为这仍然是人工智能。现在所有的技术都已经发展到现在,价值最初可以通过人工智能产生。未来,材料、分子、制造和生物学的发展可以进一步发展人工智能。人工智能也能产生更多的数据,我们将使这些数据变得更便宜、更简单和无处不在。这是我们期望关注和突破的。

主持人:6g华为会领先吗?

任·郑飞:那是肯定的。

张文林:很多年前,我们讨论过5g是什么。听到那一幕几乎是不可思议的。但是现在5g已经实现了。如果任何一个国家想跳跃式发展,如果5g发展不好,就不可能发展6g。

接下来,我们将进入问题部分。

问:如何充分利用技术实现技术包容性?

任郑飞:不要把技术政治化,通过商业和市场化选择它,然后你就可以分享技术。

彼得·科伦: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。一个国家需要牺牲很多才能逆潮流而动。以前从未有过成功的案例。

问: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,它会加速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不平等吗?

任郑飞:人工智能将扩大国家间的差距。基础是基础教育和基础设施。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大规模的数据计算系统和连接系统。只有系统没有连接,就像只有汽车没有道路一样。这是不可能的。因此,我们需要制定规则,富国应该帮助穷国,以便分享技术。

至于华为利润的下降,100亿元的下降是针对我们的计划目标。我还想问一下具体数字。

我们不断发出声音,让世界媒体传播我们的真实情况。我们下半年的财务报表将证明我们客户的信任。我们估计明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会很好,但不会大幅增加。到明年年底,人们会相信华为会生存下来,到明年年底,他们会相信华为会发展壮大。

杰瑞·卡普兰:人工智能是自动化,自动化正在取代资本。像人工智能一样,财富将被更加公平地分配。我们应该让经济规律符合社会的目标。

问:华为脱离美国供应可以吗?最近,有消息称华为已经发行了60亿美元债券。华为为什么要发行债券?

任郑飞:没有美国的供应,华为也能生存。在八月和九月,我们测试了新版本,所以今年将有60万个基站,明天将有100万个。与此同时,我们希望西方能够恢复供应,让我们的西方朋友赚钱。

我事先不知道要发行债券。我询问了以下部门的员工,他们回答说,华为必须在最好的时候发行债券,以增强外部信任。发行债券的成本很低。过去,我们曾在西方银行筹集资金,这条管道逐渐被堵塞,所以我们在国内银行进行了尝试。

彼得·柯克伦(peter cochrane):我们的听众也要知道,技术的中心越来越从西方转到东方,譬

广东11选5 快乐十分下注 台湾宾果网址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